主页 > 科技人物 >愈深刻重要的事,愈要愉快爽朗地诉说──卧斧x冬阳对谈伊坂幸太 >

愈深刻重要的事,愈要愉快爽朗地诉说──卧斧x冬阳对谈伊坂幸太

  • 科技人物 | 2020-07-10 09:04:37 阅读量:84万+

愈深刻重要的事,愈要愉快爽朗地诉说──卧斧x冬阳对谈伊坂幸太

 
「伊坂幸太郎是天才,他将会改变日本文学的面貌!」日本国民作家宫部美幸曾如此盛讚伊坂幸太郎。从金城武主演的电影《死神的精确度》在台湾引发热潮,到至今在亚洲拥有广大的书迷,伊坂幸太郎的文字究竟有什幺魅力?又有什幺独特的趣味?为邀请更多读者踏进推理小说世界,独步文化与诚品敦南店请来在类型小说领域耕耘许久的两大推理人──卧斧与冬阳,一起聊聊这个难以被取代的作家。

无法一眼定义的伊坂游乐园

甫开场时,卧斧与冬阳双双回顾自己对伊坂幸太郎的第一印象,卧斧提到,他与伊坂作品的初次相遇,是多年前的《死神的精确度》第一篇,当时并不觉得特别,直到后来碰上《天才抢匪盗转地球》,才勾起他对伊坂的好奇。他认为伊坂式的故事有意思的地方在于:明明像是可预料的设定,后续却往往超越读者的想像,有着令人惊奇的发展。于是,他开始阅读伊坂,也回头重读《死神的精确度》,正式推开了伊坂世界的娱乐大门。

冬阳则是从推理杂誌上连载的短篇小说开始认识伊坂,首次邂逅正是〈死神的精确度〉,第二篇是收录于《Fish Story:庞克救地球》的<动物园的引擎>,虽然读后的余韵并不差,但仍十分困惑这究竟能不能算是「推理小说」?冬阳以《孩子们》为例,书中收录〈银行〉、〈猎犬〉、〈孩子们1〉、〈内在〉、〈孩子们2〉五个连作短篇,暌违十二年最新出版的系列长篇名为《潜水艇》,光看篇名,能想像是推理小说吗?或者该说,从篇名不容易直觉联想到故事会怎幺开展。

冬阳提到,在推理杂誌中,有些短篇故事非常前卫、充满实验性质,甚至会怀疑编辑是不是误选。一般读者可能会好奇,这算是推理吗?当某种小说成为一种类型时,往往跟读者有着不言而喻的默契。说到推理小说,我们脑中立刻会浮现如福尔摩斯般,综观一切的神探,诡异的凶杀案件、嫌犯,或是精密巧妙的机关设计,但伊坂作品从篇名就不走传统的套路。

接着,卧斧举出武侠小说与警察小说,谈及一般读者很难接受警察小说中出现会使用轻功或气功的角色,这就是警察小说与读者约定俗成的默契,比方奇幻世界中的魔法或奇异生物,作者不用特意解释,读者也能轻鬆接受背景设定。另一方面,这也是一种对类型故事僵化的想像,厉害的创作者能抓住类型的精髓发挥,于是读者会发现不照原本的框架,也能写出非常精采的类型作品。

东野圭吾说过,只要有一个谜团在故事中悬而未决,就算推理小说。其实这把推理小说的範围拉得非常大,等于所有大众文学小说都能称为推理小说。但大部分读者眼中的推理小说,往往停留在既定的元素上,而伊坂的作品之所以让人觉得不太像推理小说,是因为我们无法找到熟悉的侦探、密室或凶杀案件。比如,出道作《奥杜邦的祈祷》,或《重力小丑》、《家鸭与野鸭的置物柜》等,都是乍读之下,不知如何归类的作品,或许只能视为娱乐小说。

不止是推理小说,还要颠覆你对世界的想像

然而,伊坂作品能归进推理小说吗?同样身为推理小说作家的卧斧认为,现今的推理小说重点在于,应该要能为读者重建一个思考的脉络。故事的起始,我们会认为其中的某件事不可能实现,或是面临一个弔诡的谜团,往往是读者拿到的线索不够多,或局限于习惯的视野评论,导致观看的角度不对。如同时下许多新闻事件的评论,每当不同线索出现,我们便会做出不一样的结论。

因此,推理小说的关键在于提供一个情境,让我们重新思考自身的思考脉络有没有发生问题,也藉由推理小说得知,当我们学会掌握更多线索,用更全面的观点去推敲,就会觅得更完整的真相。

在出版业界工作的冬阳提到,伊坂作品在台湾十分齐全,是很难得可完整地去谈论创作历程的作家。冬阳观察到,部分作家的系列作品往往是销量逐渐递减,甚至几乎是拦腰斩断式的减少。一般读者要从系列作品去认识一个作家,其实是非常不利的。许多出版社慢慢调整,让部分作家的系列作品能以单书的方式来操作。像伊坂的作品中,系列作品相对较少,就很适合读者从任何一本入门,不需要往前追,是相当成功的模式。

这次讲座中主要谈及的《孩子们》与《潜水艇》,就是能以单本切入的连作系列。相隔十二年出版的《孩子们》与《潜水艇》,核心人物是一天不胡闹不舒爽的麻烦分子阵内,在《潜水艇》中已是资历超过十年的家庭裁判所的调查官,以出乎意料的行事风格掳获读者的心。伊坂世界中常有这样的角色,像是《孩子们》的阵内、《蚱蜢》中的杀手鲸,都是持有歪理闯天下、令人记忆深刻的类型。伊坂故事的亲切之处,就是读者多半能在学生时代找到类似的朋友,或者自己就是其中一员。于是,我们总会忍不住很想认识登场的角色,即使身边真的有这样的朋友,一定没有一刻清闲。

娱乐,不代表譁众取宠

伊坂幸太郎一直将自己定位在一个写「娱乐小说」的作者。他的作品既非一般的大众小说,也时常被怀疑能否算是推理小说,即使本人承认深受纯文学影响,但写出来的故事,最能贴切的归类大抵还是娱乐小说。伊坂笔下的作品娱乐性非常高,即使不理会其中隐藏的深刻议题,依然能够读得开心,天马行空的情节和充满黑色幽默的对话,总能引得我们会心一笑。

但卧斧认为,伊坂作品的可贵之处,更在于并非只想撰写譁众取宠的娱乐小说。纵然充满娱乐性,但不纯粹是让人发笑,什幺都没留下的速食餐点。故事的核心一向都有伊坂希望能深入探讨的严肃主题,只是选择较为温暖、有趣的外衣包装,加上纯熟的写作技巧,让我们能够轻鬆地阅读沉重的议题。

出道十五年来,伊坂幸太郎风格多变,在创作上进行过许多有趣的实验,甚至会让熟悉伊坂风格的读者忍不住想问:「这还是我们认识的伊坂吗?」讲座的最后,听众纷纷举手与两位讲者讨论伊坂不同时期的作品,渴望了解更多伊坂创作的背后意涵与作家本人的奇思妙想。推理御猫Bubu也提醒大家,独步文化最新出版的《陀螺仪》,特别收录了伊坂幸太郎的纪念访谈,由作家亲自现身分享创作路上的甘苦,期盼能与每一个曾从伊坂的故事中获取能量的你,一起走过下一个十五年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