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人物环球 >媒体曾约定不报导高雄盐埕最老「小堤咖啡」採访后记 >

媒体曾约定不报导高雄盐埕最老「小堤咖啡」採访后记

  • 人物环球 | 2020-07-02 14:16:21 阅读量:16万+
媒体曾约定不报导高雄盐埕最老「小堤咖啡」採访后记

傍晚,我走进高雄盐埕区一条小巷内,天色渐暗,「小堤咖啡」的店主二姐弯着腰,提着水桶走出店门,他瞄了我一眼,「哗啦」一声,把水泼进店前的下水道内。

「二姐好,请问已经打烊了吗?」我上前,小小声的问。

「哩想要喝咖啡是吗?可以,进来。」二姐国台语混杂的回应我。

10月刚加入《》,我的第一个国内採访企划,就是赴高雄盐埕、主题是盐埕老店。老店并非纯粹只以老为主,不少也面临无人传承的问题,重点是,老店虽老,却有一份在年轻店家中难寻的老派优雅。「小堤咖啡」正是如此。

入店后,二姐会端上水和冰毛巾。

走进店里,二姐递给我一杯用玻璃杯装的水,一捲冰过的湿毛巾,这是日式老店给客人的优雅服务。我拿起毛巾,擦手。

「哩爱冰的还是烧的?酸的不酸的?」二姐走进吧檯后方,问我,「烧的酸的好了,多谢二姐。」我乖乖回答。

「小堤咖啡」的咖啡只有酸和不酸两种选择,全是二姐自己的配方私调。熟客入店不用问,二姐自然会端出客人要的咖啡。

举例来说,从小在盐埕长大的返乡青年、「叁捌旅居」主人邱承汉,就是喝一款加上一匙白兰地的黑咖啡。我试喝过一口他的咖啡,酒香混入其中的浓厚滋味里,有果香的后劲出现喉头底,很叫人难忘。

认识「小堤咖啡」是在2013年时,我第一次赴盐埕採访。当时邱承汉千叮咛万交代:「这是留给在地人的生活空间,请千万不要报导,这是我和来盐埕採访的媒体的约定。」跟着他的脚蹤,3年前我首次踏入这间盐埕最老的现役咖啡店,在里头和看报老头儿们忽悠了一个早晨。

花朵形状的咖啡杯,也是老杯子了。

那个像坐上时光机的早晨,后来时常在我心里出现,当然,我没写过小堤咖啡,一个字也没有。

时光悠转,随着盐埕的宣传力道愈强,网路上逐渐可以找到介绍「小堤咖啡」的字句片语,也吸引不少外地客朝圣。这次出门前,邱承汉在电话里告诉我:「小堤咖啡开始有很多外来客了,有天早上我去,第一次发生老客人没位子坐的状况。」

身为对外营业的咖啡店,二姐自然不会拒绝客人,只是人多了,老客人的座位偶尔被占据,生活步调也许因此被打乱了,这是如邱承汉这般新一代老盐埕人,最不乐见的景况。

「二姐如果愿意的话,你就写看看小堤吧,提醒外来客要主动移位给老客人,也许有点效果。」邱承汉语重心长,在电话那头告诉我。

返乡青年邱承汉与二姐。

时间拉回此刻,我独自坐在接近打烊时刻的咖啡店,看着二姐把咖啡粉放进虹吸式塞风壶里,点燃酒精,开始为我煮咖啡。我突然紧张起来,深呼吸之后,开口询问:「二姐你好,我是杂誌《》的记者,想请问二姐可以给我採访吗?」

「不要。」二姐用力抛出两个字拒绝我,随后又说「你要拍照可以,不要打扰到我。」她低头继续煮咖啡。5分钟以后,咖啡好了,二姐用一只郁金香造型的杯子,把咖啡端到我眼前。

「哇系担心多说多错,不是针对你,阿捏你甘听有?」二姐忙完手头工作,慢悠悠的坐在吧檯椅子上,突然这样对我说。嘴里的咖啡突然好苦好涩,我用最快的速度喝掉,向二姐半鞠躬道谢,嘴里含混不清的说谢谢真是打扰了,飞也似的逃出咖啡店。

每一杯咖啡,都是由二姐亲手沖煮。

隔日早晨10点,我再一次推开「小堤咖啡」的门,二姐同样站在吧檯后头,抬眼看见我:「你睏到现在?呷早餐没?」我回答没有后,二姐转身打了荷包蛋、烤了两片吐司,「早上喝咖啡要垫胃,知道没有?」她没再问我咖啡要酸不酸,直接端上桌。

经过前一日的拒绝,我决定不访了,乾脆跟二姐聊聊天,多知道点盐埕的故事也好。于是坐在店里,二姐手里边忙边跟我闲谈,从国家时事聊到家庭婚姻,再说小店的老故事。转眼几个小时过去,中间客人来来去去。

谈话的最后,二姐走进柜台后方,翻箱倒柜,塞了一个小小的火柴盒给我,「这是给你的伴手礼,好久以前的,现在都没有了。」金色底的火柴盒,已经有30年历史,火柴盒一面是小堤咖啡,另一面是书局,「以前楼上是卖日本书的,我顾书店,后来书店收起来,我就煮咖啡啦!」二姐向我解释。

早上没吃早餐,二姐会为客人準备简单却心意丰盛的早餐。

再访盐埕,是两週以后的拍摄日,跟着邱承汉,我与摄影景平再前往「小堤咖啡」。不为拍摄二姐,只纯粹跟与邱承汉谈谈盐埕人的生活样貌。盐埕的秋末,还带有暑气,入门前还特地把相机收了起来,推开门,屋内透凉的冷气沁人心脾,「来了吼?要喝热的对不对?我记得你喝酸的。」二姐看见我如此招呼。

「要拍照是不是,你们随意。」二姐突然开口,一边向店里其他客人介绍,这两个跟着邱承汉来的是台北的记者啦,之前被我拒绝採访,可是人家工作要给人家方便嘛对不对?随后二姐还帮忙安排了拍摄位置,我们连连鞠躬道谢,安静的纪录「小堤咖啡」的模样,当然,也有二姐。

约访老店,向来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我把本次採访「小堤咖啡」的过程简单记录下来,并非为讨论採访过程艰辛与否,而是纪录下老派盐埕人那股从骨子透出的优雅和脾气。若非二姐的包容,「小堤咖啡」也不可能能收录于出刊的008期《》里。谢谢二姐!

从店门口看向店内。盐埕散步地图

完整地图请点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